烟台信息网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親情征文半尺紅綾幾寸恩

发布时间:2019-10-12 17:39:44 编辑:笔名

  天宝被带回来的时候已经十岁了

  时隔四年,儿子终于被找了回来正在田里干活的田嫂听到这个消息之后,猛跑了几步,随后就像堆肉泥似的瘫软在了庄稼地里

  正是秋日硕果,翻涌着的金波似海蓝的天,白的水,黑的土,打着圈的在田嫂的眼前转田嫂也不知道怎么走到家门口的,见屋子前停了几辆警车,车顶上的红蓝两盏灯不停的闪,大白天都显得刺眼屋子周围是满满的人,里三层外三层的包住了自家的那间漏风的房子田嫂老远就开始大声喊:“我的儿啊,我的儿啊……”围观的人都纷纷让开了路田嫂前脚一抬就向门里迈,谁知道这后脚突然像麻了似的,瞪着眼睛就是过不了眼前的这道门槛,最后还是一个跟斗栽进了家门,待起来的时候,嘴里居然含了块“血葫芦”,“咕噜”一声,断了一半的那颗门牙愣是被她咽进了肚子里

  占了半间屋子的大炕上,自己的男人田牛身边坐着个灰不溜糗的孩子看那样子凶巴巴的,紧闭着小嘴,皱着小眉头,使着劲的斜起一对小眼睛,看着刚刚“跌”进来的女人

  田嫂愣了半晌,才听得田牛哑着嗓子,憋着哭腔说道:“咱儿子天宝回来了”

  田嫂“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吓得坐在炕沿处的天宝一哆嗦田嫂连鞋都顾不上脱,直接爬上了炕,伸手就去抱天宝天宝见状,缩着脑袋,抬着屁股,一点一点的向炕里面蹭,但还是被田嫂抱了个满怀田嫂哭着说:

  “儿啊,是妈对不起你啊,是妈对不起你……”

  反反复复的就是这么一句

  天宝把脑袋从田嫂的胳肢窝里抽了出来,许是被勒得紧了,大口的喘起了气田嫂又要过去抱他,天宝突然伸出小手,用一个指头直指田嫂的鼻子尖,两只眼睛恶狠狠的盯着她,嘴里放出了一句狠话:“脏婆娘,你要是再敢碰我,我他妈剁了你”

  田嫂立马不哭了,人也傻住了田牛说:“你别怪孩子,刚听警察说,孩子是在贼窝里长大的”

  田嫂听了,一拳头砸在了自己的胸口上压下情绪,小心翼翼的和天宝说:“儿啊,我是你妈,你亲妈,你还认得不”

  天宝一激灵,索性把眼睛一闭:“都他妈滚远点,我没有爹妈”

  田嫂心里一酸,转过脸对着田牛勉强的挤了个笑容,说道:“儿现在还不习惯呢,以后就好了”

  田牛也不住的点头,鼻子里“嗯嗯”的应着

  夜里,田嫂猫在被窝里嘤嘤的哭田牛也睡不着,搂着田嫂问:“哭啥啊儿子不是回来了么”

  田嫂晃着脑袋,看了眼睡得正香的天宝,抹了把眼泪说道:“怨我这个死脑袋瓜子,当初咋就把他装在木筒里,让大水把孩子冲走了呢要不孩子也不能像现在这样”

  田牛安慰她:“你别说这话,怨就怨老天没长眼啊,一场大水把咱家......”说着说着也哽咽了起来

  田嫂叹了口气:“我天天都能梦见儿子小时侯喊妈的样儿,他离开咱的时候也六岁了,多少也能记着点事了,他咋就不认咱了呢”

  田牛也跟叹了口气,扭过身子,听背后的田嫂梦魇似的叨咕着:“咋就不是小时侯那样了咋就不认咱了呢......”

  一场秋雨一场寒

  一大早,田嫂就在天宝的手腕子上系了条红绫,那是邻居家的闺女丢掉的头绳,让田嫂捡了回来

  天宝还是皱着小眉头,认田嫂把红绫系到他手腕上,然后当着田嫂的面再摘下来系了摘,摘了系

  天宝终于火了:“你给我系这玩意干啥啊”

  田嫂笑吟吟的说道:“半尺红绫手中系,亲人再也不分离,来天宝,听妈话,系上”

  天宝狠狠的说道:“你要是再给我系这玩意,我马上走”

  田嫂惊道:“不系了,不系了,儿我不系了,你别走啊”

  天宝把脸撇向一边,说道:“不想让我走是吧好啊,那你们得答应我一件事”

  田牛在一边赶忙答应着:“儿你说啥事吧,我们全答应”

  天宝现出一副痞子像:“就是以后我要什么,你们就得给我什么,不然......你们看着办”

  田嫂有些犯难的说道:“儿,那我们也得有啊”

  “放心吧,我不贪”一声坏笑之后,天宝一扬手:“我出去玩一会,记的叫我回来吃饭啊”

  田嫂两夫妇看着儿子走远,田牛叹了口气道:“这孩子啊......”

  田嫂一巴掌拍在田牛后脊梁上:“叹啥气啊,他不走就说明还认咱俩咱这都是欠他的,能给就给,我这当妈的高兴着呢”

  田牛听后,也跟着呵呵的笑了起来

  天宝的要求还真的不算多,田牛和田嫂能满足的就满足天宝也不上学,就喜欢躺在地垄间,闷闷的一个人想事

  突然有一天,天宝说要吃点荤腥,田牛就问:“儿想吃啥,爸给你弄去”

  天宝想了想,抬头看了眼头顶

  天空是灰蒙蒙的,似乎又要下雨了,几只麻雀掠过,落在了家对面的树梢上

  “就那个吧”天宝指着树梢上的麻雀说道

  没想到田牛满口答应,田嫂皱着眉头问:“那是天上飞的啊,你想去哪弄啊”

  “有办法的”田牛傻呵呵的冲田嫂一笑:“儿高兴就好”

  天宝冷冷的站在一旁,就像什么话都没说过一样

  天色逐渐暗了下来,一声惊雷过后,雨像豆子似的洒到了田里

  田嫂心惊肉跳的等着田牛回来,这人都出去一天了,咋还没看见人影啊

  正念叨着,开门声响起,田牛像个落水的鸭子似的站在门口

  “儿你看,这是啥”田牛从怀里掏出一个窝,里面是几只小麻雀

  田嫂一见,拍着天宝的肩膀说道:“儿,你看,你爸真给你弄来了,高兴了吧”

  天宝眨了眨眼睛,又看了眼田牛那张傻呵呵的笑脸,扭头看向窗外说道:“放回去吧,我不要了,挺......挺可怜的”

  说完,田牛就跑出了房门,等了半天又回来了,手中没了麻雀,却多了条鱼,裤子被划开了很长的一条口子,能清楚的看到腿上的一块淤青

  田嫂看了一眼田牛,见他打着冷颤,却还在傻呵呵的笑着转过头向正在看着窗外的天宝笑着说道:“儿啊,你看,你爸把那小鸟给放回去了,还去河沟里给你捉了条鱼,这回你高兴了吧”

  天宝还是没说话,怔怔的看着雨打着窗棂,像是这世界上的一切都与他无关一样

  此刻他没有看到,田嫂那堆满笑容的脸上,其实早已经泪流满面

  没过几天,村里面来了一群十四、五岁的孩子,一个个的灰不溜糗的,和天宝回来的那天一个模样

  天宝见了就跑回了家,田牛去串亲戚了只剩下田嫂在屋子里正做着饭

  见天宝慌慌张张的跑回来,田嫂问他怎么了,他也不说话

  不一会,门就被踹开了,大大小小的孩子站满了屋子

  一个个子比较大的孩子先开了口:“小七,老大叫你回去”

  天宝还是没说话,坐在炕里抱着膝盖田嫂就问道:“你们是谁,找我儿干啥”

  那大个子就像没看见田嫂一样,继续道:“小七,你上次向条子告了秘,毁了我们差不多半数的人,现在跑这里猫起来了,老大让我把你带回去,你自己看着办吧”

  田嫂一听他们要把儿子带走,上前道:“你们谁也别想带他走,他是我儿子,你们要是敢动他,我和你们拼命”

  天宝坐在炕里看了眼田嫂,喊了句:“没你什么事,你走开”说完就下了炕

  田嫂一把把天宝推回了炕里,扯着嗓子骂道:“你们这群小兔崽子,跑我家里来闹,今儿怎么也不能依了你们”

  大个子一使眼色,七八个半大小子全上了炕,就去拽天宝

  田嫂一见慌了神,赶忙堵住了门口,心里期盼着男人能快点回来

  刀光一闪,天宝心中一惊,见田嫂仍然站在门口,胳膊上的血飞溅了出来

  “你们把我儿子放下,快放下”

  又是一刀,这一刀扎在了肚子上,田嫂眉头都没眨一下,驻着门柱,大声喊道:“你们把我儿子放下,不然,谁也别想出这个门”

  又是一刀下去,却没扎到任何人

  只见门外站满了村里邻里的乡亲,田牛一手扶着田嫂,使劲的喊着田嫂的名字

  目光涣散了,田嫂在失去知觉的那一刻,仿佛听到了一声哭喊,那是天宝的声音,他似乎在喊她,喊她“妈”......

  田嫂出院的那天,天宝蹲在家门口,眼泪汪汪的看着田嫂鬼画符似的脸蛋上,干巴巴的全是泥

  田嫂看到天宝手里拿着条鱼,问道:“哪来的”

  田牛说:“儿一大早就跑出去,说要给你捉条鱼,我咋劝他他都不听”

  田嫂想哭,但硬是把眼泪憋了回去,说道:“好孩,妈知道你的心了,你以后别再乱跑了,妈担心啊”

  天宝使劲的点了点头,田嫂第一次感觉到了天宝的一颗孩子的心灵那看似不在乎的外表下面,其实藏着一颗脆弱的心

  田嫂心道,毕竟天宝还是个孩子,只要父母的心到,孩子的心终究会回来的

  “爸,妈,儿以后听你们的话,你们叫我干啥就干啥”

  田牛高兴得一把抱起了天宝,哈哈笑道:“乖儿子,乖儿子”

  田嫂听到了儿子叫“妈”的声音,就像小时侯听到的声音一样,再甜都不觉得腻

  红绫系手上,天宝说他再也不会离开爸和妈了

  几月后的一天,田嫂家的门口突然又来了几辆警车,依然是红蓝的灯,晃得大家都睁不开眼

  村里的人都说,真的天宝回来了,以前的那个是假的

  田嫂问这个自己疼了这么久,又骗了自己这么久的孩子:“你到底是谁”

  “小七,我叫小七”

  “为啥要骗我们”田牛冷冰冰的脸孔看不到一点血色

  小七“哇”的一声哭了出来,田嫂看着他那脸庞,似乎没有意识到眼前的这个孩子只有十岁

  “我只想能有个家,有爸和妈啊,求你们别让我走,别让我走啊......”

  田牛转过头,不再看他

  小七明白了,这个家原本就不是他的,尽管他已经离不开这里了

  临走的时候,小七看着令他胆寒的警车,不知道它要把自己带到哪去

  他回过头,将手抬起,小心翼翼似的问田嫂:“妈,能不能把这红绳送我,我想系着它走”

  田嫂的泪腺瞬间崩溃了,她奔到警车前,大声哭喊着道:“这是我儿,是我儿啊,我就是有两个儿的啊,我要我儿啊,我的儿啊......”

  小七紧紧的抱住田嫂这一刻,他明白,他得到了一生中最珍贵的东西

  从此后,这份恩情落了地,像那金色的秋天一样,结出了果实,又化为红绫,系在他的手上,一寸一寸,缠在了他的心里......

  共 4159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精练的语言,动人的故事,深厚的情感小说立意深刻,语言行动符合人物身份头绳连心,情系头绳,是一篇感人肺腑之作【:李荣】

  1楼文友: 12:06:59 这个故事,我看过一部片子,类似的情节哦. 一蓑烟雨任平生/亦无风雨亦无晴!

  2楼文友: 12:08:4 不过,天下相同的故事,实在太多了. 一蓑烟雨任平生/亦无风雨亦无晴!

  楼文友: 07:25:46 亲情是一种很奇妙的东西,亲情是全部生物所共有的情感喜欢这篇作品,看到了作者对于亲情独特的见解,充满意蕴的文字总是能让人形成情感共鸣的我觉得这真是一篇很不错的文章,真的很精彩,祝您创作快乐

男性轻微尿失禁怎么办
复方木香小檗碱片止泻效果好吗
老年人冠心病吃什么药好
如何选购成人护理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