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台信息网
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

青岛1岁女婴患病毒性脑炎 视力模糊打针没感觉

发布时间:2019-10-12 21:31:29 编辑:笔名

 >  青岛1岁女婴患病毒性脑炎 视力模糊打针没感觉 2011-06-29 15:05:22  

青医附院西海岸医疗中心九楼11床,一岁的女婴航航在这躺了10天了。年幼的她不被重男轻女的奶奶喜欢,跟着爸妈来到黄岛,却在一次 高烧后得上病毒性脑炎,两次接到病危通知书都挺了过来。现在航航打屁股针已经没了感觉,眼睛也越来越模糊,可是她的爸爸妈妈,30多岁才盼来这个孩子,现 在已经没钱了。

我就是那个躺在病床上、戴着氧气又插着管子的航航,已经在这十天了。全身开始麻木,竟然感觉不到打屁股针的疼痛。我很害怕,下午 眼睛开始模糊,好像要看不见东西了,眼前妈妈的样子越来越不清楚,她已经35岁。妈妈说,我还有个哥哥,他跟着另外一个叔叔,因为妈妈和叔叔的感情不好就 分开了,遇到爸爸是她真正幸福的开始。

站在床边那个老实的男人就是我的爸爸宋瑞祥,今年38岁,爸爸家庭条件不好一直没娶媳妇,直到遇到妈妈。我很开心,这样才有了我,他们婚后两年公主航航降生。

“怎么没生个孙子出来,真是!”来到这个世上的日子并不都是美好的,耳边经常充斥着这样的埋怨,奶奶对于我的到来非常不满意。妈妈哭了、爸爸无奈了,他们最终做了个决定:带我去黄岛,我们一家三口过简单的日子。

一切都那么美好,爸爸在外打工,妈妈在家照顾我,每当爸爸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家,饭菜准备好了,我也被他拥在怀里,即使贫穷但有这样的幸福也够了。

只是,十天前,我开始发高烧……

“航航、航航,孩子这是怎么了,头怎么这么烫呢。”十天前的一早,我全身没劲躺在床上不起来,妈妈给测了测体温37.5℃,嗓子 难受得厉害。妈妈带我去了一家诊所,“没事,孩子就是嗓子不好,打两针就好了。”穿白大褂的医生说完就给我打了屁股针,下午又挨了一针,那是我第一次打 针,疼得我哇哇大哭。

但身体还是难受、没劲,自己越来越迷糊、嘴唇发紫,妈妈害怕了又带我去了那家诊所,白大褂医生还是说:“回去乱吃东西了吗?孩子食物中毒了。”我开始回想,回去吃奶、吃医生准备的药,别的什么都没吃啊。身体越来越难受,意识越来越不清晰,后面的事就完全不知道了。

后来,听妈妈说,我在诊所抢救了半个小时,又转到黄岛区中医院抢救,凌晨4点钟转到了青医附院西海岸诊疗中心,住进这个病房。医生下结论:病毒性脑炎。病危通知书下了两次,我看到爸爸的手、妈妈的手不停地颤抖,可我连睁开眼的力气都没有。

“这孩子特别可爱、听话,我跟她爸商量好了,不管将来是痴是傻都要养着她,我们一家三口都得在一起。”28日下午,妈妈附在我耳边轻轻地说。

下午,我的主治医生李医生过来看我:“航航真勇敢,已经好转了,而且能用奶瓶喝奶了,真勇敢。”但我知道,后面还有很多困难等着,要抗感染、要促进脑细胞恢复还得做康复锻炼。

只是航航心里难过,航航的爸爸妈妈没钱了,航航是该就这样闭眼睡过去还是坚持醒过来?

发现本站文章存在问题,烦请30天内提供身份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发邮件时请把#换成@),管理员将及时下线处理。

宁德白癜风好的医院
延安牛皮癣医院哪家最好
贵港治疗妇科医院
宁德白癜风医院
延安牛皮癣治疗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