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台信息网
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爵迹 第一百一十五回:雾隐绿岛

发布时间:2019-10-12 22:34:28 编辑:笔名

爵迹 第一百一十五回:雾隐绿岛

【六年前】

【西之亚斯蓝帝国?雾隐绿岛】

空气湿润而又清凉,微风里带着树木的清香

吉尔伽美什走在最前面,道路两边是茂盛高大的木棉,此刻已经是初冬时节,木棉的叶子都已经掉光了,在干净的石板路上铺出厚厚的一层金黄色的树叶垫子,看起来并不萧瑟,反倒有一种温暖。每年的春天,这些木棉都会盛开如同火焰般鲜红的花朵,大团大团的红色沿路装点着这条通往雾隐绿岛的主干道,浓郁的红色有一种皇家贵族的庄严。

东赫紧跟在吉尔伽美什的斜后方两步的距离,他的步态严谨而又讲究,脚步声听上去非常规则,像是经过精密计算的有节奏的鼓点。

和东赫对比起来,远远落在后面的格兰仕,就似乎是一个喝醉的年轻人,他东倒西歪,看起来像是走不了直线一样,一会儿看树林里的鸟,一会儿伸手摘一个路边灌木上结出的野果。他的嘴角始终挂着淡淡的不羁笑容,看起来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

他看起来一直都有点心不在焉,因为他的注意力,始终都放在走在自己身边的那个银发少女身上。

格兰仕忍不住一直用眼角的余光偷瞄她,然而,她的面容看起来始终冷冰冰的。从把她带离褐合镇开始,她就没有说过一句话。但她也没有想要逃走,她始终维持着一种礼貌的顺从。

“你是不是不会说话啊?”格兰仕凑到她边上,表情认真而凝重地问。

她完全没有任何反应,继续朝前面走去。

格兰仕扯了扯嘴角,心里哼了一声。

木棉大道的尽头,两座长满青苔的神像相对而立,一个神像手持利剑,一个神像紧握盾牌,仿佛在守卫着这个静谧而神圣的领地。

银发少女抬起视线,一片波光潋滟的景色映入眼帘。

星罗棋布的大小岛屿,懒洋洋地散落在巨大的湖面上,小岛上都覆盖着浓郁的植被,远远地看去,每一个小岛都像是一团一团毛茸茸的绿色苔藓。

空气的湿度非常明显,但是并不是那种让人不适的黏腻,反而让人的皮肤有一种清新的润泽,缓慢循环流动的微风里有一种明显的气味,和吉尔伽美什身上的香气有点类似,但没有他身上的气息那么醇厚沉淀。

银发少女深呼吸了一口气,对比起褐合镇来说,这里简直算是人间仙境了。

“王爵说,你先梳洗一下,然后就来和我们一起吃饭。”格兰仕转头看向身边的银发少女,然后指了指这个地底石室中间的那口散发着热气的温泉,“这个温泉连接着地底的地热,泉水里有很多利于身体恢复的矿物质,对烧伤烫伤的皮肤都有很好的恢复作用,还能够减轻留下的疤痕。泉水里的黄金魂雾浓度非常高,我看你身上伤痕挺多的,我不知道你会不会魂术,如果你会的话,那你恢复起来应该很快。”

银发少女没有说话,走到温泉边上蹲下来,伸出手试了一下泉水的温度,非常温热,但是却不灼人。泉水里有一种矿物质的气味,像是硫黄。

格兰仕把手上的衣服放在边上的一个光滑温润的古旧木桌上,挠了挠头顶乱糟糟扎起来的头发,看起来有点尴尬地说:“王爵带我们出发前,也没有告诉我们你是女的,所以,我们也没准备你的换洗衣服,平时这个雾隐绿岛只有王爵和我、东赫三个人居住,没有别人,所以,你可能需要先将就一下,穿一穿我的衣服了,我这身衣服刚洗好,干净的,我给你放在这里了哦,你洗完就……哎哟喂呀,我的妈呀!”

银发少女已经脱掉了上身的所有衣服,背对着格兰仕正准备脱掉裤子走进温泉的她,侧过头,有点疑惑地看着身后面红耳赤、手足无措的格兰仕。

“你你你……你们褐合镇的人都这么开放吗?”格兰仕感觉全身的血液都冲到头上了,他的脸红得发烫,“我的眼睛……我先出去了!”

“什么开放不开放的。”低沉而磁性的声音在石室里响起,格兰仕看着背对自己的人,无所谓地转过身来,正面面对自己,“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格兰仕突然蹲下身子,双手抱头,用力地抓着自己的头发。然后他猛地站起来,看着面前瘦削而平胸的银发少年,深呼吸了一口气:“你是男的?!”

“你一直以为我是女的吗?”银发少年不在乎地回答着,然后脱掉了全身的衣服,走进温泉里。他把脸埋进泉水之中,然后开始用手清洗脸上的妆容。随着他手指的擦拭,泉水里渐渐荡漾开一些乳白色的混浊,他用手背擦拭着自己娇嫩红润的嘴唇,用手指轻轻揉开眼睑上的晕染。

他从泉水里抬起头,把湿淋淋的银色头发整个撩到脑后,他的面容在泉水的清洗之下,褪去了之前不露痕迹的妆容,露出了他原本清秀但仍然英朗的五官,洗去了白色染膏的眉尾,不再如同柳叶般尖细,而是刀锋般的浓密漆黑,原本白皙柔软的肌肤,此刻也变成了正常的肤色,他的手背上残留着朱砂的红润色泽,但嘴唇已不再如同少女般的红润娇艳。

面容冷冽如同冰雪的少年,在雾气蒸腾的温泉里,无声地看着格兰仕。

“你之前那样子,谁不会以为你是女的啊?那脸,白成那样,那嘴,红成那样,哪个男的是你之前那副样子啊?”格兰仕双眼圆瞪,有点愤怒地在木桌上坐下来,跷起一只脚,把手放在膝盖上。

“马戏团的人,想要让观众感觉更刺激,所以,每一次表演,都会让我装扮成女孩的样子。”银发少年平静地说,“观众远比你想象的更加嗜血,越悬殊的力量对抗,越能引发他们内心的邪恶和狂热。”

“……哼。”格兰仕不知道如何反驳,只能歪着嘴,闷哼一声。

“你还有什么事吗?没有的话,我想要好好洗个澡了。”银发少年看着格兰仕,冷冷地说,“不管我是男的还是女的,你看着我洗澡,似乎都有点奇怪吧?还是你的兴趣爱好是这个?”

格兰仕从桌子上跳下来,非常不高兴地转身走出去了。刚走出去几步,又折回身来,抱起他原本搁在桌子上的衣服,冲着银尘不怀好意地贱笑了一下:“再见!”

然后,他就抱着自己的衣服,头也不回地走了。

银发少年看他消失在石室门外,也没说话,他从温泉里起身,大大小小的水珠从他瘦削修长的身体肌肤上往下滑落,地面湿淋淋的一片水光,他走到自己脱下来的充满血腥气味和泥土尘埃的脏衣服面前,把衣服捡起,然后重新走进温泉。

他把衣服整个浸泡在充满硫黄气温的温泉水里,然后,他闭上眼睛,深呼吸之后,缓缓地沉到了水面之下。

正殿高大台阶之下的前庭院里,一棵上千年的银杏树下,吉尔伽美什正坐在一把宽大舒适的荫凉风栖木雕刻出的躺椅上,他的膝盖上盖着奶黄色的浅毛羊绒厚毯,手上捧着一卷翻旧了的羊皮卷轴。

东赫站在他的身边,正在摆弄着一堆银器,他正在从黑曜石水壶里把滚烫的热水倒进纯银的茶壶中,他已经在里面放好了一小撮昂贵的金莱郡红茶叶。随着热水的浸泡,空气里开始迅速弥漫出一股仿佛烘干后的玫瑰花瓣的芬芳。

格兰仕坐在旁边一把珊瑚绒面料的高背椅上,闷闷不乐地吃着一个橘子。

滴滴答答的水声,让吉尔伽美什和东赫都忍不住抬起头。

银尘穿着湿淋淋的衣服,从远处慢慢地朝他们走来。

雾隐绿岛虽然气候温和,但是无论如何,此刻也已经是初冬时节。湖面的风吹过来,吹在银尘湿淋淋的衣服上,他的脸色看起来苍白而孱弱。

格兰仕直起懒洋洋的身子,眼神里充满了惊讶,他的心里隐隐有一些内疚。

吉尔伽美什看着银尘,低沉的声音温柔地说:“别动。”

说完,他抬起左手,手指轻轻地翻动了一下,银尘湿淋淋的衣服瞬间冻结成冰,然后很快,所有的冰碴碎裂而下,在银尘脚边散落一地。

随后,吉尔伽美什伸出右手,轻轻地在空气里画了一个圆弧,银尘周围突然燃起一圈闪动的火焰,紧接着,吉尔伽美什的左手再次翻动,一阵柔软的风围绕着火焰吹拂了一圈之后,就温柔地包裹着银尘,缓慢地缠绕起来,风被火焰烘焙得温暖而干燥,银尘的面容渐渐恢复了一些气色。

吉尔伽美什拿起自己膝盖上的羊绒厚毯,冲格兰仕使了个眼色,格兰仕有点别扭地站起身来,但还是听话地接过毛毯,走向银尘,用毛毯兜头兜脸地一阵乱裹,把银尘整个人包在了毯子里,只露出一双眼睛。

银尘冷冷地斜过眼珠,瞪了瞪他,没有说话。

“不用谢。”格兰仕歪了歪嘴角,又别扭地坐回椅子上窝着吃橘子了。

“你是谁?”银尘看着面前金色长发的人,问道。

吉尔伽美什看着面前倔强而冷漠的少年,他忍不住笑了,他尊贵而优雅的面容,被这个笑容装点得像是带着柔和的光芒。(未完待续。)

南京圣贝中西医结合门诊就诊时间
南京新协和医院医术怎么样贵不
南京圣贝中西医结合门诊官方网站
南京新协和医院效果怎么样
南京圣贝中西医结合门诊能刷卡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