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台信息网
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文緣會挽雕弓如滿月小說

发布时间:2019-10-12 16:50:36 编辑:笔名

  大清顺治二年,打进冬里,整个北京城就没有见到太阳,天空就是灰朦朦的,一丝缝隙没有,既不下雨,也不下雪,就这么阴惨惨的罩着正阳门上高大的重檐歇山顶式箭楼在灰暗的天空下愈发的突兀,城墙上五步一个钉子似的站着值防的八旗兵,头顶上高高的盔缨抢纹丝不动甫交冬月,那天下起了雪,起先是米粒大的雪霰,直直的從天擊落,打的人臉生痛,午后轉成鵝毛樣的雪片,膠黏潮濕,落地撲撲有聲从八达岭、古北口沿着燕山山脉,整个京畿地区都笼罩在撕扯不断的绵绵密密的落雪中

  午后申时,天旁交黑,正阳门外廊房四条的地儿冒雪走来了三个人,稍前的一个三十五六的年纪,中等身材,方脸浓眉,只是脸颊像患了什么痨病消瘦的厉害,一双眼睛却是明亮的很,一身江宁府灰绸棉袍,外罩着一件斗篷,脚蹬着福字鹿皮靴那斗篷也不知什么物件织就,上下黝黑,一丝杂色没有,更作怪的是,那雪一片也不往上落,都顺滑着飘到了地上半步之后的那人五十岁的样子,身材矮小臃肿,肥胖的脸肉把一双本就不大的眼挤成米粒仿佛,戴一顶哆罗昵瓢帽,帽上缀一条红绸圪搭在肩后,却是一身箭袖穿着另一个却是一身书生打扮这三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当今北京城里最有权势的摄政王多尔衮,内院大学士刚林,享誉文坛的“云间三子”之一的李雯

  多尔衮今天的心情很好,漫天的风雪丝毫没有减弱他谈话的兴致,他对搓了一下冻得有些发僵的手,对刚林笑道:“据你看,这个钱谦益有来北京的可能不会死不奉召吧”刚林柔媚的一笑道:“主子,您尽管放心,他会来的,一定会来的”多尔衮笑道:“噢敢这么肯定看他的文章,风骨硬朗的很吶”

  刚林笑道:“奴才这里不说他在南京率先迎降我八旗大军的事儿,奴才给主子讲个笑话:豫亲王爷进占南京的第二天颁发了我朝的剃发令,凡军民人等,留头不留发,留发不留头这起子南明降官一听就发了愁,一起来找钱谦益,希图他找豫亲王爷通融通融钱谦益沉吟了半响,忽的用手摸头道,我这头顶刺痒难挨,你等稍候,我梳洗一下就来说毕径直进了后堂,不一时,又返了回来,众降官一见大惊,原来钱谦益已然剃去了头发钱谦益抚着剃的趣青的头皮道,刺痒难挨,剃去了头发,可舒适的多了”

  多尔衮还是第一次听说这段轶事,想想越发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刚林笑道:“由此可知钱谦益的人品气度,他必不敢违拗我朝的法度不要说让他来北京,就是打发他去宁古塔,他也只有乖乖去的份”多尔衮止住了笑,抬头看了眼前门高大的雉堞,点头道:“钱谦益也算得上一代文坛领袖,平日里道学岸然,伦理纲常不离口边,大节上却是如此不济大明就亡在了这些没有廉耻却满口道德沽名钓誉的文人手上舒章(李雯的字),泱泱中华真名士何其少啊”说着就目视李雯多尔衮一语扫的华夏文人无人物,李雯心里很不受用又不好驳了多尔衮,淡淡一笑道:“王爷,可听说‘云间绣虎,人中龙凤’的陈子龙”多尔衮点了点头道:“江南来的折子里多有提到他虽说他正和‘白头军’勾手作乱江宁与我朝为敌,对大明的这点子忠心本王还是嘉许的‘云间三子,子龙为最’本王到十分期许你们三子能在北京唱和一番的”李雯当然明白多尔衮的意思,低声道:“臣下明白,自当修书招子龙兄来京”

  已是到了廊坊四条地面,多尔衮住了脚,沉吟了一下对李雯道:“舒章,有些人不是一张纸就可召来的啊这样吧:南京现已粗定,你即日就下江南——代我延揽江南才俊记住,我朝不须沽名钓誉之徒”说着自失的一笑,“汉人不是讲求面子嘛,朝廷把面子给足你可以跟陈子龙讲,翰林院掌院大学士这个位置本王给他留着”

  廊坊四条临街一个不大的店面,书摊先生胡乱写就的“川北小吃”白布条幅搭挂在一个幌子上,小二正往下摘幌——天色好早晚的啦入关两年,虽说天下尚未底定,京畿地面还是恢复的有了几分太平气象,多尔衮不言声奔了店铺,刚林略一迟疑忙跟了上去小二已摘了幌,见来了客人,一躬身,一口川味学着北京腔,脸上堆笑道:“对不起了您呐,小店这就打烊,别家请吧您呐”

  多尔衮站住跺了跺脚,临街店铺哪还有一家开门遂一口东北话笑道:“你们汉人有话说:柴门闻犬吠,风雪夜归人;又说:半夜客来茶当酒这说的是好客这风雪寒天的,你拒客于门外,就是你的不对啦”小二又一躬身,笑道:“早一时辰来,您就是我的衣食父母,请都请不到呐客官可能有所不知:九王爷的令儿,酉时以后就得宵禁我们是顺民,可不敢坏了朝廷的规矩您别的地方请,就是体恤了小的”刚林早听的不耐烦,喝道:“罗嗦赶紧进去备饭是正经真的活的不耐烦啦”

  小二走南闯北的早“油捶”出来了,不咸不淡道:“提个醒吧您呐:这可比不得南方乱世,这是皇城跟前、天子脚下,是个守规矩的地儿我不知道您是谁,也不想知道您是谁九王爷早有喻示:军民人等,有惊扰百姓安居者,斩”刚林气的眼一瞪,多尔衮忙对他一摆手,笑道:“公茂,你跟他治的哪出气”复转身对小二道:“你说的都对是呵,是得守我大清规矩不单皇城根下要守规矩,普天之下都要守我大清规矩不过,今天你可以破个例,我们进去吃点东西、暖暖身子就走”

  小吃店主一直在门板后向外打量着细听,至此走出店外,打一躬,指着条子口道:“客官,看见胡同口大栅栏没有酉时准时关栅栏,再不走,今晚你都出不了这胡同啦,露街蹲一宿事小,怕还得顺天府里走一遭酉时说话就到,巡哨兵丁马上就来,您不怕,我们还怕吃挂落呢行行好,您二位请吧”

  多尔衮淡淡一笑道:“实不相瞒,这前门的城门领是我的亲戚,还是晚辈,真见我在这,不但不会罚你,弄不好还要奖赏你呢”说着闪身向店里走去小二慌的扎撒着手去拦,刚林老实不客气的把他拨拉到一边,声音低沉而威严道:“快去伺候着盘查巡哨、开栅栏放行,诸事不用你管听不明白人话吗”店主是个见过世面的,听音便知三人大有来头,事已至此,不得不进店照应,终究心中不托底,紧盯一句道:“话可说好,是你们强要进的,一会巡查下来,你们可得一力承担”

  多尔衮端坐在一小几凳上,对亲自来伺候的店家笑道:“川北小吃,顾名思义,就是四川北部的小吃喽四川天府之国沃野千里,小吃想必也是很有名堂的说说看,都有什么啊”店家姓朱名富贵,哈腰一笑道:“客官,您见的是,本店经营的正是四川北部的名小吃这川北最有名的地方就是顺庆,说到顺庆的小吃那太多啦,有张飞牛肉、营山板鸭,有蓬山舒豆腐、顺庆羊肉粉,有……”多尔衮笑道:“好啦,就来张飞牛肉,营山板鸭,外带三碗羊肉粉其他的我们改日再来品尝”

  不大功夫,朱富贵亲自托个条盘把菜布上多尔衮细看那张飞牛肉,玫瑰紫样的颜色,滋润光亮伸手夹起一块放到口中,肉质细嫩,不干不燥,十分适口不禁食欲大盛,赞叹道:“好”回看了眼一直在旁侍立的刚林和李雯,低声叫着刚林的字道:“公茂,你们这是立的哪门子规矩这不是在府内来,坐了”朱富贵正端了两碗羊肉粉过来,刚林不好多说什么,走到多尔衮的右侧手,把屁股搭住几凳的一角,拿捏着坐了,李雯自去做了左侧

  多尔衮喝了口热气腾腾的肉汤,大声喝彩道:“好,好店家,有什么酒没有吃这等美食,不喝酒,那也是暴殄了天物”朱富贵笑着早送了坛泸州老窖

  一碗酒下肚,多尔衮叫过朱富贵道:“店家,你这羊肉粉可是大有吃头怎么样,列个配料单子给我,赶明儿叫家中的奴才们时常也给我做几碗——我知道你们这行的规矩,宁卖身子,不卖手艺,你放心,我可以给你个很高的价钱”

  朱富贵忙一笑道:“有您这句话,小的就没愧对先人传下的这门手艺这顺庆羊肉粉讲究三鲜:粉鲜、馅鲜、汤鲜,米粉要细、软;馅要清而不膻;汤要色白而滚烫就这数九寒天您一碗喝下去保证祛寒驱湿,开胃养神这手艺是我祖传,其实呢也没有什么特别奥秘,全在一个火候的掌握说句您见怪的话,我就是把配料单子给你,没个十年八年的您的厨师也练不出这看火候的眼力”

  多尔衮夹了块牛肉放到嘴里咀嚼,用筷子指着李富贵呵呵一笑道:“你这话我信你们汉人讲究食不厌精脍不厌细,在吃、喝、玩上是不怕繁文不怕缛节,精神头都用到这上,这锦绣江山你们还想守得住吗精神头十停里面有一停用到富国强兵、整军备战上,焉能让人家破关城、入京师呀”这话说的就敏感了,李富贵不敢接言,忙躬身道:“几位爷您们先用着,小的后面还要照料一下”转身就要走多尔衮哈哈笑道:“别忙走来,咱们聊聊你们老家四川可是个好地方啊,‘天府之国,沃野千里,高祖因之以成帝业’是三国演义上说的吧”刚林忙一点头,笑道:“对,是诸葛亮初见刘玄德时说的,是隆中对策上的一句话”多尔衮点点头

  朱富贵摇头苦笑道:“那是从前,现在可不能比天府之国现在只怕地狱也比那好些!打崇祯三年起,先是顺贼入川荼毒一番,再后来是献贼盘踞,连年刀兵,哪里还是什么天府”朱富贵说着动情,“这个张献忠简直就是魔王转世,在蜀中何尝一天不杀人在成都迎祥门外立了一个七杀碑:天生万物以养人,人无一德以奉天,杀杀杀杀杀杀杀您听,这不是魔王是什么可怜我蜀中繁华之地做了什么恶事遭此恶人荼毒”说着流下两滴清泪,忙用手试了

  刚林见是话缝,一欠身道:“顺、献两贼横行多年,蹂躏百姓,迫死君父,早已人神共愤!所以天假我大清之手讨逆,为你等君父报仇,亦拔你等于水火”多尔衮已是吃饱,点头道:“你也不必动情定西将军和洛会不是已经驻跸保宁了嘛,四川太平有望啊公茂,结账,我们走”刚林一摸袖筒,脸显尴尬,竟是忘了带钱,忙看李雯,李雯双手一摊一个苦笑

  朱富贵伶伶俐俐的个人,笑道:“这有什么打紧谁没有忘带钱的时候您麻溜走记着呢,您多回几次头;记不着呢,权当小店孝敬您几位爷了”

  多尔衮笑道:“不是这一说,白吃白喝这一条不能从我这儿破,我要这么做了,传出去,这些丘八大爷就敢白天明抢这么的,”多尔衮从右指上褪下一只镶蓝宝石金戒扔到桌上,“这也是个难得的物件,赏你啦”

  朱富贵怎敢要这贵重之物,忙从桌上捡起,笑道:“几样小吃,本就不值几个小钱,小的怎敢要客官这么贵重的东西您快收起,没的折了小子的草料”多尔衮已是站直了身子,笑道:“好久没有进的这么香甜啦,就凭这,你就当得起受这个金戒我赏出去的东西有收回来的时候嗯”刚林对朱富贵一笑,道:“你这是有功受禄,当得起”

  朱富贵尚欲推辞,门外一阵嘈杂,朱富贵脸色一变,紧张道:“巡、巡哨来了”一语未了,门已被一脚踢开,五六个兵勇闯了进来,当先一人头戴阴文镂花金顶,当胸一块海马图案的补子,一望就知是个八品的把总朱富贵早堆了一脸的笑迎了过去,一躬腰道:“郭总爷,我这可是…”郭总爷不容朱富贵说完,大声呵斥道:“顺天府的告示你不晓得吗——酉时以后宵禁素来看你还算懂规矩,也敢作奸犯科来呀,把这几人拿啦,送顺天府”

  共 4 26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会挽雕弓如满月】是一篇故事新奇,人物鲜活,情节曲折,语言生动,通俗易懂的小说,作者通过神奇的想像力,形象生动地,为我们描述了一个饶有趣味的传奇故事小说的故事发生在大清顺治二年,京城的一个雪夜,摄政王多尔衮,内院大学士刚林和享誉文坛的才子李雯,三人兴致高涨,决定踏雪夜游到了廊坊四条地面,来到一家小饭馆,借雪夜议政,引发了一系列兴味盎然,意味深长的话题在这篇小说中,作者成功运用了肖像描写、心理描写、语言描写、动作描写、环境描写等多种描写方式,达到了画龙点睛、惟妙惟肖、穷形尽相的表达效果,小说结尾平中见奇,留有空白,精彩感谢赐稿文缘推荐共赏【:潮仙】【江山部精品推荐】

  1楼文友: 11:58:19 作者成功运用了肖像描写、心理描写、语言描写、动作描写、环境描写等多种描写方式,达到了画龙点睛、惟妙惟肖、穷形尽相的表达效果精彩感谢赐稿文缘

  回复1楼文友: 19:01:49 过誉,过誉

  2楼文友: 1 :24:14 风不会写小说,文缘高手如云,风很长时间不敢落笔了,老师的文章,风一直喜欢,潜心学习老师笔下对人物鲜活的描写,受益匪浅,问候老师,祝在文缘开心 活到老,学到老,踏踏实实地往前走,做真实的自己

  楼文友: 12:21:56 恭喜老师,获得了两枚红豆,风特来祝贺 活到老,学到老,踏踏实实地往前走,做真实的自己

  4楼文友: 14: 9:24 甫交冬月,那天下起了雪,起先是米粒大的雪霰,直直的从天击落,打的人脸生痛,午后转成鹅毛样的雪片,胶黏潮湿,落地扑扑有声从八达岭、古北口沿着燕山山脉,整个京畿地区都笼罩在撕扯不断的绵绵密密的落雪中

  文笔优美,情景交融,荡气回肠之美文佳作欣赏长白怪兽老师精彩传奇,问好,祝创作丰收

  回复4楼文友: 19:01:12 这个真有太多的改进空间姑且发表请多提意见

  5楼文友: 18:42:55 耐读耐品,精彩可见作者丰富的历史知识及高超的语言驾驭能力学习

  回复5楼文友: 19:00:06 这是我的一个半成品,先拿来凑数,发一篇

  6楼文友: 00: 1:19 有作家言: 小说最大的挑战不是主题,不是结构,不是语言,而是细节,情节只能组成小说的骨架,细节才是小说的血肉 优秀的小说当有细节之魅读到好的小说,当顶

脑血栓能吃通心络吗
悦而维生素D滴剂吸收效果怎么样
通心络效果怎么样
老人患有典型心绞痛吃通心络可以吗